手机版 首页 灵异事件 神鬼传说 盗墓笔记 鬼图库 风水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跳皮筋的小女孩 正文

跳皮筋的小女孩

更新:2019-07-15 22:13:47

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,夜里蚊子猖獗,房间里闷发着一种恶劣的热气,可能是天气太热,令人无法入睡于是我便跑到了外头乘凉。夜!不是很晚,大概十来点钟这样,在没有空调、没有电风扇的村里,大人们临睡前都会擦擦身,强忍着入睡。还是外头凉快了许多,没有家里的那般闷热,微风吹打在脸上,让人无比的凉爽。我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,密密麻麻扰乱了脑袋,坐了一会儿后,当我准备进屋时...

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,夜里蚊子猖獗,房间里闷发着一种恶劣的热气,可能是天气太热,令人无法入睡于是我便跑到了外头乘凉。

夜!不是很晚,大概十来点钟这样,在没有空调、没有电风扇的村里,大人们临睡前都会擦擦身,强忍着入睡。

还是外头凉快了许多,没有家里的那般闷热,微风吹打在脸上,让人无比的凉爽。

我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,密密麻麻扰乱了脑袋,坐了一会儿后,当我准备进屋时,我家院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。

她跳动着细小的小腿,像是在玩跳皮筋,那时候我还不怎么懂事。

内心啥也没想就好奇着走了过去,小女孩似乎没有看见我一般,自己手足舞蹈的蹦哒着。

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玩! 我喊她一声,她仍然没有搭理我,只顾自己跳。

但我又怕一会儿我那脾气暴躁的老爸出来骂娘,只好让她一人自娱自乐,返回了房间。

大概又过了几天,夜里我是出来嘘嘘,却又无意间发现了她,这次她没有在我家院子里跳,而是在距离我院子外围的地方。

我揉了揉眼角,定神着认真看了她一眼,此刻我才注意到,这个小女孩,好像我并不认识。

而且她脚下也没有橡皮带,就这样凭空乱跳,这有啥好玩的!

她…会不会是别家的孩子,然后迷路了,我返回家里,告诉了妈妈。

妈妈淡然着,并不太注意,说:这水淹沟总的就这几户人家,方圆十里都没有村子,哪里会有什么小女孩,指不定就是隔壁如花家地闺女。

叫我别去跟如花闺女玩,如花那人小心眼,当心她会给我使诈。

由于是晚上,我并没有看清那个小女孩的脸,弄不好还真是小凤。

等到了第二天,我就偷偷满着我妈,跑去了如花家,小凤好像生病了,她躺在床上,嘴唇泛裂着,脸色非常难看。

如花坐一旁焦虑着,脸色也是很不好。

“如花婶,凤儿她咋了?”我一进门,就开口。

如花看了我一眼,她的嘴唇微微地在颤抖,她没有搭理我。

随后我又问了,小凤她爹,小凤爹这才告诉我,小凤几天晚上前,天天晚上在外边跳橡皮筋,怎么说都说不动她,直到前天小凤生病后,她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麻贵的话,让我不由得感到一惊,既然小凤这几天生病,那昨晚跳橡皮筋的小女孩是谁…

我没有把这些告诉麻贵家,而是回家告诉了我妈,我妈仍然不以为然,说肯定就是小凤。

结果到了夜里,小凤就走了,小凤是张麻贵家唯一的闺女,如花那凄凉的哭泣声传遍了整个水淹沟。

虽然明上,我父母不准我跟小凤结伴,但私下,我们早已经是好朋友。

小凤和我一样同岁,九岁!

在大山里,孩子去世了,是没有资格下葬的,必须成年人才可以举行下葬仪式。

小凤被一大块床单包裹着,外又加了一些稻草,就这样丢在了后坟山里。

而我心里却莫名地有了一种失落感,我也没有害怕,我始终相信,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凤此刻就在家里洗脚。

后坟山里的那团稻草,只不过是一堆空裹,小凤没有走,她只是不想跟我玩了。

我一个人静静地做在院子里胡乱地想着,突然我耳朵里又听到了跳跃的声音。

我回头去,又是那个小女孩,她到底是谁?

小凤走后,剩下岁数最小的女孩儿就是牛叔家兰兰十五岁,她绝对不是我们村的。

这次我快速着跑到了她跟前,我拼命地想看清她的脸,可就是怎么也看不清。

喂!你是谁呀? 我叫板着!

我用手拍了拍她,可我发现我……竟然摸不到她!

鬼……恐惧一下填进我心里,我放声大哭着,那时候小,喊也不会喊,只会站着傻哭,我妈听见我的哭声,赶紧跑了出来,看着我 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哭。

将我领回家后,问我为啥哭,我说我看见了“脏东西!”

我妈眉毛一皱,指定是我看见了小凤的鬼魂,这次我妈相信我了,但她相信的是,我看见的是小凤,而不是另外一个小女孩儿。

第二天,我妈找来了王奶奶,王奶奶是叫魂的阴阳神婆,王奶奶摸了摸我肚子,说我是撞上脏东西不假。

但王奶奶也说,肯定是小凤,小凤一个人在阴间太孤单,她想回来找个玩伴。

王奶奶给我叫了魂儿,又给我戴了一根红绳,说只要戴着红绳,小凤就不会伤害我了,也无法伤害到我,还嘱咐叫我最近别去她家。

小凤刚走,她阴魂肯定还在家里。

就这样,我闭门了几天,但她们为什么就一口咬定,我看见的小女孩就是小凤!

然而,我不在闭门后,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玩,今天是我家盖猪圈,乡亲们都来帮忙,晚饭,就有不少孩子蹭饭吃,因为他们家大人都来帮了我家。

大人们吃完饭后,唠嗑了一番,便都各自回了各自家,留下我们一群孩子在院子里玩。

玩着玩着,可能是我太累了,我便靠着猪圈旁边堆的杂草睡了起来,玩伴们走后,我还没有醒,我家以为我是跟着他们走了。

小时候一起玩,都会互相邀请玩伴回家一起睡觉。

可到了半夜时,我耳边突然想起了 “一二、一二、一二”的声音。

我猛的一下睁开眼睛,我竟然在自家院里睡着了。

此刻家家户户都闭了灯,只有银亮的月光照着这死寂沉沉的夜晚。

又是那个小女孩,王奶奶不是说她不会出现了吗!

哦…不对!王奶奶说的是小凤,她不是小凤。

小女孩停下了,她没有在跳,她背对着我,头向下埋着。

“…跟我玩好吗?…”

突然我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,她令我浑身抖了起来,我的双腿双手,似乎失去了知觉,我傻眼了!

她站那么远,声音怎么可能怎么近,而且还很清晰!

“旺、旺…” 这时,麻贵家的大狗过来了,大狗仰着脖子,对着天嚎叫着。

大狗越来越凶,狗的声音拖得非常嘶哑,大狗冲到了小女孩周围,小女孩不见了。

大狗又掉头对着我家的反方向嗷嗷大叫,这时,我的身体有了缓和,我开始大声哭出来。

我妈和我爸赶紧跑了出来,看着麻贵家的狗对着村口大叫,大人们一定知道我又看见了什么。

之后我又把小女孩的事情,告诉他们,他们找来王奶奶,又给我重新叫了魂,重新定了“闭门日”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那个小女孩是城里的人丢到我们水淹沟来的。

她和小凤一样,被稻草包裹着,后来大人把她移去了后坟山,此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了!

下一篇:没有五官的戏子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