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首页 灵异事件 神鬼传说 盗墓笔记 鬼图库 风水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诡迹之绝望 正文

诡迹之绝望

更新:2019-06-11 16:42:40

“子轩,我知道你现在很厉害,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。”凌子警惕地看看四周对我说。听了凌子的话,我也不觉有些脊背发寒。这家伙平时有些不着调,但是对于这种事情是很敏感的,一般他说有不好的情况,通常都不会有错。我突然一个哆嗦,紧接着阴寒之气就从门缝里渗进来,在病房里弥漫开来。我擦,这感觉好熟悉,是刚才那死缠烂打的女人,她又回来了!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...

“子轩,我知道你现在很厉害,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。”凌子警惕地看看四周对我说。

听了凌子的话,我也不觉有些脊背发寒。这家伙平时有些不着调,但是对于这种事情是很敏感的,一般他说有不好的情况,通常都不会有错。

我突然一个哆嗦,紧接着阴寒之气就从门缝里渗进来,在病房里弥漫开来。

我擦,这感觉好熟悉,是刚才那死缠烂打的女人,她又回来了!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,为什么就打不死呢!

我想出门去看看情况,但是又担心病房里的凌子。这家伙现在有伤在身,真要有什么危险,他可没有反抗能力。

“来了!”凌子警觉地看着病房的门。

“不要着急,有我在这儿。”我说:“只要那女人敢紧来,我一定让她魂飞魄散。”

门外又响起高跟鞋的声音,这次的声音比上一次显得空灵。不过这次那脚步声并没有向着我们这边走来,只是在远处游来荡去。

“啊!”凌子忽然一声尖叫。

我转头去看,只见凌子身后的墙上伸出两只手,正掐着他的脖子!

我急忙冲上去,可就在我的手即将要碰到凌子的时候,那只手突然拉着凌子缩了回去,消失在墙里!

“凌子!”我扑了上去,在墙上到处摸,到处敲打,但是我看不出来那实心墙有任何异常,更找不到凌子的踪迹!

随着凌子消失,围绕着我的阴寒之气迅速消失,整个医院里静悄悄的,一点儿声音都听不见。

这一个大活人,怎么说消失就能消失呢!

我气得直咬嘴唇,这臭婆娘,没办法奈何我,竟然对凌子下手!

我使劲敲了几下墙,可是那实心墙一点儿反应都没有!也找不到任何能突破的痕迹。

“这可怎么办呢!”我挠挠头想道:“出去找人帮忙,可是这么离奇的事情谁会相信呢!再说了,谁又能帮我呢!”

“啊!”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,很是凄惨。

我马上跑出病房,朝声音传来的护士台跑去。

“护士小姐,你怎么了?”我见值班护士正趴在值班台上,身体在微微颤抖。

那护士听见我的声音,缓缓抬起头看着我。

看见那护士的脸,我不禁倒抽一口冷气。这护士的脸色根本就不是活人的颜色,灰白灰白的,一点儿血色都看不见。一道细细的血丝从嘴角流出来,眼睛里一点儿神采都没有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我问道。

那护士的嘴角抽动了几下,却并没有发出声音,突然身子一抖,就倒在值班台上不动了。

“护士小姐?”我叫了一声,却没得到任何回应。

我将那护士的身体翻过来一看,只见一把雪亮的匕首插在她的肚子上,殷红的血流了一地。

“死了!怎么回事?”我马上紧张起来。

看来这妖孽不光是要找我的麻烦,现在整个医院都处于危险之中,说不定已经有不少人遇害了,我得去看看。

几步跑到医生值班室,刚推开门,就闻到一股让人做呕的血腥味儿。

我定睛一看,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,已经死去多时了。他的胸口被剖开,五脏六腑全都被扔在外面,到处都是鲜血碎肉,惨不忍睹!

楼道两边的病房里,全都透着阴森森的气息。有些病房的门缝下面,已经有鲜血流出。看来病房里的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都已经惨遭毒手!

可恶的妖孽,竟然敢滥杀无辜,让我抓到你决不轻饶!

不过现在最让我担心的还是凌子。他现在有伤在身,那妖孽要是真想对他做什么,他可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!

“妖孽,你究竟是谁?你个缩头乌龟,赶紧把老子兄弟放出来!”

我的喊声在医院空旷的楼道里回荡。但苦逼的是,压根就没人理我。

“可恶的妖孽!”我气得几乎把牙都咬碎了!

“你是在找我吗?”那女人熟悉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。

我虎躯一震,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不远处,我看见那个女人推着轮椅向我这边走过来,脖子上没有头,鲜血正汩汩地往外冒。

“凌子!”昏暗的灯光中,我看到凌子正坐在那女人推着的轮椅上,脑袋耷拉在胸前,看上去已经昏迷了。而那女人的头正端端正正摆在凌子的腿上!

“妖孽,快放了他?”我大声喊。

凌子腿上的头动了动,露出阴测测的笑容说:“我就不放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“臭婆娘,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我攥紧拳头恶狠狠地说:“你赶紧把他放了,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!”

“哼,你现在有能力对我不客气吗?”那女人的表情十分得意。

现在凌子在这婆娘手里,我必须要小心。我要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,先把凌子抢回来,再对付那婆娘。

可是我刚一用力,身子突然重重地颤了一下,力气一松,险些坐倒在地。

奇怪,我的法力呢,怎么消失了!我看着自己的手,脑子里满是疑惑。难道说又是那梦魇搞出来的幺蛾子,我现在还是在梦里!

这可糟了,这梦魇很是厉害,我没那么容易挣脱出去,更何况这家伙现在抓了凌子,我该怎么办呢!

那婆娘得意地看着我说:“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,我说过了,我缠上你了,这辈子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!”

那婆娘说完,忽然举起拳头,狠狠朝凌子的胸口砸了上去!

凌子闷哼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!眉头痛苦地挤在一起,半眯缝的眼睛很是迷离。

“你干什么!”我惊叫道。

“我干什么你看不到吗?”那女人说:“我要让你的好兄弟痛苦地死在你面前!”

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,我们究竟哪里得罪你了?”

“他没有得罪我,得罪我的是你。”

“我做了什么?”

那女人得意地说:“你想知道啊,我偏不告诉你!我就是要让你痛苦,绝望,让你生不如死!”那女人说着,手中忽然出现一把雪亮的手术刀,正对着凌子的喉咙!

“既然是我得罪你,那你来杀我啊!你杀他算怎么回事儿?”

“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得那么痛快呢,你不痛苦我怎么能甘心呢?”

“那你想让我怎么做,你说啊!”

那女人手一挥,一道绿光飞过来,化成一个圈围绕在我脚下:“不用你做什么,你只要乖乖待在这个圈子里看我表演就行了。”说完,刀光一闪,凌子脖子上的一块皮被削了下来!

“不要!”我大喊着想冲过去,但是我的脚刚一碰到那绿色的圈子,马上就感到一阵强大的电流数案件流遍我全身,那感觉就像万箭攒心一样,痛不欲生。

“别白费力气了,你是出不来的!”那女人得意地看着我,手中刀锋一转,凌子身上又有一块皮被割下来!

鲜血已经染红了凌子的半边身子,凌子精神很是萎靡,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色,嘴角一抽一抽的,看样子非常痛苦。根本就没有叫唤或是反抗的力气。

“精彩吗?”那女人问道。


12下一页

分享到: